This vertical text layout (直行網頁) displays correctly on Microsoft Edge (Windows 10) and Internet Explorer browsers.

原刊『日本研究』(台北) 第三五九期(一九九四年十一月)頁五十—五二

原文直行,現依原貌,並加彩圖。

我之欲一遊幕末維新史蹟,已是十年來的心願,今年適值甲午戰爭百年紀念,而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訂約之地的下關市,既是旅程的起點,遂有將此三年前的旅行錄之為文之思。茲從下關説起。

前言

一九九一年,為明治維新一百二十三週年,是年五月下旬,乘自加拿大返港度假之便,由香港飛東京,轉新幹線南下本州山口縣,展開為期一週遊覽幕末維新史蹟的旅程。今次山口縣之行, 首站為下關市,次站為重點遊歷城市萩市,而以在山口市的短暫勾留作結。山口縣於明治維新前,是居尊王倒幕運動領導地位的長州藩故地,是以此行亦可名曰長州之旅。

春帆樓

一八九五年三月十四日晨,中國頭等全權大臣北洋大臣李鴻章,率其子李經方及參贊馬建忠、伍廷芳等,於天津乘輪船東渡,目的地是馬關(現下關市), 任務是與日本全權辦理大臣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及外務大臣陸奧宗光談判中日戰事和約,談判場地經日方選定為春帆樓客館。自甲午年(一八九四)七月二十五日在朝鮮半島西岸爆發的豐島海戰始, 中國北洋陸海軍,於繼起的成歡陸戰、黃海海戰、平壤陸戰、遼東半島之戰及威海衛之戰等的六次戰役,全線敗北,至一八九五年三月初,日軍已據有遼東半島及山東威海衛,對京師構成箝形包圍態勢。 中國談判團於啟程赴日之前,已知若不允割地以求和,則「都城之危,即在指顧」矣。

一九九一年五月二十日下午,我自東京乘新幹線抵達新下關車站。由於此行主要目的是欲親歷甲午遺事,因此決定下榻於一家鄰近春帆樓故址的旅店,計程汽車由新下關車站南駛,不久即到逹下關格蘭旅店。

由旅店徒步至春帆樓史蹟祇需十多分鐘。談判當日的春帆樓,已不復存在,原地現有建築物兩幢,一是仍以春帆樓為名的一家約三層高的現代化日式旅館,而其旁則是下節介紹的日清講和記念館, 皆築於一小斜坡上。觀其地勢,東臨關門海峽,可知若在春帆樓倚窗外望,近可覽夕陽下的歸帆,遠可眺朝暉中的九州。

【一】

To next page

To bibliography

Return to the East